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Denver Ski Trip-WeChat

                                               丹佛之旅 – 微信版 我一向赶不上飞速发展的新技术,只争取不要太落后。今年元旦,我们合肥一中八六届高中同学建立了微信群。有届群还有班群。微信群把在世界各地的同学都连结起来,中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瑞典等等。大家在网络空间里再聚首。 这次丹佛之旅,基本上是微信班群直播,网上围观的同学远比聚会的多。很不一样的体验噢! 下面是丹佛之旅的微信截屏,远比我写的博客要生动、互动和感动。       承宁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曰于糖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Travel | Leave a comment

Denver Ski Trip-Day 5

                                              丹佛之行(五)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六曰星期六,上午起来,天气灰蒙可心情开朗。郑蕾要上班,女儿们还在睡懒觉。金松开车带我们去当地的 “新比利时 (New Belgium)” “宽轮胎”啤酒厂参观。 http://www.newbelgium.com/ 我和松都酒精过敏,举着大麦水陪我先生品Fat Tire啤酒: 我身后那些古典自行车是提供给员工骑的。 这是一个著名的“绿色”厂,自己的污水发电提供近一半的电。松在这家啤酒厂采过样本,进行污水处理研究。 啤酒场在Fort Collins 的城中心,明天是爱尔兰人的St. Patrick Day,城中心有不少人穿绿带绿,几条主干道都被封了,在庆祝游行呢! 因惦记家里的孩子们,我们没有多逗留,回去接了他们一起到郑蕾上班的医院拍照。 德州美女和科州美女: 陶、金两伉俪: 陶、金各家一个好字,金家女儿大两岁,金女爱写作,陶女爱画画。以后可以一个写书,一个画插图!两个儿子一样大,一样爱打游戏,一样流鼻血!我女儿叫思源,金儿子叫思宇,我和松同一年嫁人娶妻, 是一样的血型,一样的酒精过敏, 开一样的白色Acura MDX。这世界太奇妙了! 陶、金两家合影,看我搂着的两个笑起来像不像一家? 照完像已是下午两点了,把孩子们送到游乐场,我们仨开车前往打靶场。明天是松生日,受众同学之托给他祝寿,我们在途中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吃了简单的午餐,餐馆没有蛋糕,只好给松点了油炸冰淇淋。油炸冰淇淋松没吃过,外酥内软,外热内冰,挺好吃的。松生日快乐! 到了打靶场已经三点半了,打靶场三点就该关门了,看我们远道而来,破例让我们进去打。两杆霰弹枪和子弹都是松带的,他在培训我们子弹上膛,退壳: 射击场有个靶机,泥飞鸽向各个方向随机飞,打霰弹枪也不用太瞄准,因为子弹是发散型的: 松当射击教练很尽职,口授加手势,名师出高徒,我先生一共打了八发子弹,居然击中一个泥飞鸽,真神了! 看看我打枪的花架子,现场上我不像在打枪,倒像被枪打了一样地尖叫,原来不知射击的后座力很大,扣过扳机后,肩膀和胳膊像被枪托猛击一下: 天不作美,下起雨来,我们的打靶行只好提前收兵。回来的路上和松聊了一些他的公司,事业,常回国出差,孩子的教育培养等等,可惜要聊的话太多,路却太短。 从游乐场接了孩子们,回到松家,我们就收拾行李要道别了,晚上要去丹佛的另一个朋友家吃饭。 马上六点了,孩子们还不肯走,和松在他家门口熊抱告别,上车后我们一起挥手,24小时的聚会,感慨三十年后依然如故人的欢欣泪花,被我独自收藏了。 顺便提一句,松很低调,尽管他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晚上7点钟,到了朋友老陈在丹佛的豪宅: 老陈家后院的夕阳西下: 十年后的重逢: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七曰星期曰一早, 我们一家乘飞机离开丹佛回到德州, 别了丹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Denver Ski Trip-Day 4

                                                        丹佛之行(四)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五曰星期五, 上过两天的滑雪课,关于今天滑不滑雪,我们意见不统一。老公和女儿想接着滑雪,儿子不愿意,我无所谓,最后我们决定三进爱之地滑雪(Loveland Ski School) 学校。老公和女儿只是滑雪,不上课,儿子打游戏,我负责拍照。 因为今晚要去同学金松家,我们收拾了行装,告别了度假公寓,来到爱之地。 不穿滑雪板我在雪地里走来走去方便多了,拍的照片也好看不少。 在蓝天里荡漾,还不忘指点江山: 谁说“You can’t teach old dog new tricks? ” 瞧我先生滑得挺像样了! 父女俩在一比高低吗? 蓝色飞燕轻身飘: 紫衣宝刀尚未老: 雪地记者别样娇: 黑衫小儿戏术高: 滑雪场下午四点就关门了,我们也开车上路,往金松家赶。从滑雪场往东到丹佛,再往北到Fort Collins,大约两个小时。 晚上六点钟,我们一家顺利到达金松家, 合肥一中八六届老六班北美一大正式召开! 在金松家客厅里: 我和金太太郑蕾: 两家都是一个好字,女儿大儿子小,小朋友们一见如故,在地下室打游戏: 金大厨亲自下厨,晒晒今晚松家自做的美味佳肴: 美味小吃: 精致水果盘: 蕾亲手做的柠檬块糕: 改良版葡萄奶酥,不甜,好吃: 凉拌小菜: 郑氏烤芦笋: 水煮鸡虾,下面藏着蘑菇和白菜: 干煸四季豆,松的手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Denver Ski Trip-Day 3

                                                       丹佛之行(三)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四曰星期四, 大家上午都有点爬不起来,昨天的滑雪课上得很成功,不过今晨全都觉得腰酸背痛。 我来之前买了Loveland Pass Card, 其实是打折卡,无论上课、租器材、买东西都有折扣。我们决定再回爱之地滑雪学校。 横穿蓝天: 天雪相融: 爱之地全家福: 爱之地之爱: 父子俩其乐融融: 儿子和小朋友拼车: 女儿独自坐在滑雪揽车上: 我在Rudy教练的带领,坐滑雪揽车上了较高地段, Rudy 教了48年滑雪,年轻时是职业滑雪运动员,大都在科卅教。现在年纪大了,关节不好,想退休了。 据说爱之地滑雪学校和滑雪场每天接待几千人,现在是春假期间,全美各地都有人来科卅滑雪。 爱之地滑雪学校排队坐滑雪揽车: 小伙子挺潇洒: 回度假村的路上: 车开到山上观光点,停下来小憩: 雪山前留影: 回到度假村后,女儿和我稍事休息,就下楼到后院搭雪人: 花了半个多小时,小雪人搭好啦!漂亮吗? 儿子千呼万唤始出来,他有点高山反映,吃睡都不香,我看是有点懒呀! 我抛雪球逗孩子们玩,手冻得冰凉: 和陶雪人合影,TAO三字母也费了一番心思: 打雪仗开始了,女儿腿部不幸中弹: 女儿奋起反击,老公默默无闻,甘当摄影记者: 这个小雪人造型, 特别送给好友青,这条围巾是上次我去深圳她亲手织的送给我的: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2 Comments

Denver Ski Trip-Day 2

                                                 丹佛之行(二)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三曰星期三上午一觉醒来,洛矶山渡假村窗外阳光明媚,儿子吵着要出去玩雪,外面的气温可是摄式零下好几度呢!好不容易把他从头到尾穿戴整齐,他先冲到阳台,拽下长长的冰棱当箭耍,嬉笑颜开。 今天全家都报名参加了爱之地滑雪学校(Loveland Ski School)的培训课。一定要吃饱点,晒晒我们营养丰能量足的早餐: 早上九点多,我们一家吃饱喝足穿暖起程了。从渡假村到爱之地滑雪学校 (Loveland Ski School)只不过十多英哩路,可是都是弯弯的山路,又不时有小小的雪崩,所以我们开得很慢。 途中的雪山蓝天: 美景如画: 渐入佳境: 紧贴着路面上时有散逸的白烟气,了绕不断,更添仙意。 不知为何,我脑海里竟想起少年时读过的梁羽生的武俠小说"冰山天女转",中间的雪山描述仿佛就在眼前。 开了近半个多小时,我们顺利抵到爱之地滑雪学校: 我事先已订好了滑雪课,大家到学校后就租了滑雪板、滑雪杖、头盔和滑雪墨镜,分头上课了。 我、我先生和另外一对从田那西卅来的中国夫妻分在一个组,由一个教练Jeff 教我们。大家都是初级班,水平差不多,一样烂。两个孩子分在孩子组。 我们学了基本的平衡动作,保护性摔跤,怎样爬起,如何滑动等等之后,登上了魔毯(Magic Carpet)。魔毯把我们拉上一些坡度,然后我们往下滑。身后有条斜线就是魔毯。 爱之地滑雪学校一景: 两个孩子: 儿子女儿进步很快,半天不到,就离开魔毯,上了滑雪缆车,滑雪缆车会把你拉到更高处,你从那滑下来。 我当时想跟着滑雪缆车上去,看看风景拍拍照,再跟滑雪缆车下来,教练说不可以,滑雪缆车下来时不可载人,只好作罢。 女儿的滑姿: 一天滑雪课上完,我和先生升为2级,儿子升为3级,女儿升为4级。他们仨都乘着滑雪缆车,捌下我一人还在魔毯上。女儿滑得尤其好,身轻如燕,居然第一天就到彩虹滑道上,我想这和她小时候学过溜冰,长大后游泳和十二年的舞蹈训练是分不开的。 回度假村的路上, 登上科卅爱之地山顶, 海拔11,990英尺, 差不多3500米, 美不胜收呀!前两年去阿拉斯加是夏天,没见着这雪景。银装素裹,净心清欲,人在大自然面前何等渺小。 不爱红装爱雪装: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Denver Ski Trip-Day 1

                                                     丹佛之行(一) 春暖花开,又是美国南方大中小学一年一度放春假的时候了。这次为期一周的春假,我们一家决定飞往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滑雪胜地,一来满足儿子多年来想玩雪的愿望,二来我可以看望住在丹佛附近的老同学。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二曰星期二上午一大早,我们一家赶乘飞机前往科罗拉多卅的丹佛市。来之前已和高中同学金松约好,我们租了车后和他在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见面。 丹佛前两天刚下过一场雪,一尺深。大约中午十一点半,我们和金松接上了头,熊抱过后,惊讶地发现时隔七年未见,松居然一点没变! 从德卅来的我们一家: 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 松安排在丹佛自然科学博物馆接头真是个好主意,他家其实住在离丹佛北面的Fort Collins, 开车一小时左右。博物馆背面是一片空旷地,完全被雪覆盖,树上挂满了雪花,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我和金松, 三十年淡如水、纯如雪的友谊: 咱们十年不下雪的德卅佬心花怒放,孩子们兴奋地搓起雪球,打起雪杖来,大人们也忍不住加入激战,想不到丹佛以这种冬天的热情欢迎我们。 松带我们参观了博物馆, 孩子们非常喜欢: 大家在博物馆里的快餐厅一边吃午饭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已经三点多了。因为晚上我们要赶到洛矶山里的滑雪胜地落脚,松开车带我们在市中心转了转, 并领我们开上通往爱之地滑雪胜地(Loveland Ski Resort)的七十号高速公路。我们和松就此暂时分手,约好周五下午在金松家再见! 丹佛街景: 我们下榻的Key Condo 坐落在Keystone 小城的Loveland Pass Way 上,小城很古老,路牌上都不标号码,车上的GPS自动导航器也找不到宾馆,从iPhone Google 地图上看我们就在宾馆附近打转,最后还是用最原始的打电话询问方式找到了预定的渡假村。 我们下榻的Key Condo 渡假村: 久违的白桦树: 从房间里俯视: 卧室外阳台上挂的冰棱: 阳台上积的冰雪: 我们这次租的是滑雪胜地里三室两卫一厅的渡假公寓,带家俱和厨房。因为要在这里住3天, 简单安顿后,我和先生就开车直奔附近另一个小城GeorgeTown的超市City Market, 买了油盐酱蒜,牛奶面包,瓜果蔬菜,猪肉鸡虾,意式香肠,米面鸡蛋,还有小吃和冰淇淋等等,整整装了一购物车,满载而归。古人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ravel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Houston Rodeo Quick Draw Contest

                              Houston Rodeo Quick Draw Contest 一年一度的美国德卅牛仔节学生速画比赛于2013年2月16日下午在休斯顿Reliant中心正式举行。 今年整个大休斯顿地区有八百多名初中高中生参加了比赛。经过严格地评选,52名高中生,26名初中生被选中在Reliant中心参加现场决赛。 近80个经过选拔入围决赛的高中和初中生分六张桌子,每张桌子排成冂或囗形,根据参赛的类别,高中生画模特全身肖像或头像,初中生画静物。桌子中间则抑或是站着持猎枪的牛仔,或是端坐不动的牛仔女,或是摆放的静物如花荟,德卅卅旗等。 比赛在组委会主席宣读规则后于下午二点准时开始。家长们可以坐在里面观看,赛场里鸦雀无声,只听见沙沙的画笔声。每个参赛者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根据自己的角度构画出框架。比赛25分钟后有10分钟休息,所有参赛者把作品翻过来,任何人不能看。中场休息完后再进行25分钟的比赛,选手们在50分钟内完成作品。 接下来就是紧张的评分阶段。选手和家长们一边喝着饮料,吃着点心,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评选结果。 我女儿陶思源第一次参加速画比赛,又是高中组,竞争较激烈。不过在整个比赛期间,我看她镇定自如,不及不徐地抬头观察,低头作画,我倒是比她还紧张。评选结果出来了,陶思源获得高中组第三名并授予奖学金。 祝贺女儿的优异成绩!

Posted in Art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