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ver Ski Trip-Day 5

                                              丹佛之行(五)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六曰星期六,上午起来,天气灰蒙可心情开朗。郑蕾要上班,女儿们还在睡懒觉。金松开车带我们去当地的 “新比利时 (New Belgium)” “宽轮胎”啤酒厂参观。

http://www.newbelgium.com/

SongNing

我和松都酒精过敏,举着大麦水陪我先生品Fat Tire啤酒:

Beer

我身后那些古典自行车是提供给员工骑的。

bike

这是一个著名的“绿色”厂,自己的污水发电提供近一半的电。松在这家啤酒厂采过样本,进行污水处理研究。

啤酒场在Fort Collins 的城中心,明天是爱尔兰人的St. Patrick Day,城中心有不少人穿绿带绿,几条主干道都被封了,在庆祝游行呢!

因惦记家里的孩子们,我们没有多逗留,回去接了他们一起到郑蕾上班的医院拍照。

德州美女和科州美女:

LeiNing2013

陶、金两伉俪:

JinCheng 2013a

陶、金各家一个好字,金家女儿大两岁,金女爱写作,陶女爱画画。以后可以一个写书,一个画插图!两个儿子一样大,一样爱打游戏,一样流鼻血!我女儿叫思源,金儿子叫思宇,我和松同一年嫁人娶妻, 是一样的血型,一样的酒精过敏, 开一样的白色Acura MDX。这世界太奇妙了!

4Kids

陶、金两家合影,看我搂着的两个笑起来像不像一家?

JinTao2013a

照完像已是下午两点了,把孩子们送到游乐场,我们仨开车前往打靶场。明天是松生日,受众同学之托给他祝寿,我们在途中的一家墨西哥餐馆吃了简单的午餐,餐馆没有蛋糕,只好给松点了油炸冰淇淋。油炸冰淇淋松没吃过,外酥内软,外热内冰,挺好吃的。松生日快乐!

HBDSong

到了打靶场已经三点半了,打靶场三点就该关门了,看我们远道而来,破例让我们进去打。两杆霰弹枪和子弹都是松带的,他在培训我们子弹上膛,退壳:

train

射击场有个靶机,泥飞鸽向各个方向随机飞,打霰弹枪也不用太瞄准,因为子弹是发散型的:

SongShooting

松当射击教练很尽职,口授加手势,名师出高徒,我先生一共打了八发子弹,居然击中一个泥飞鸽,真神了!

BobShooting

看看我打枪的花架子,现场上我不像在打枪,倒像被枪打了一样地尖叫,原来不知射击的后座力很大,扣过扳机后,肩膀和胳膊像被枪托猛击一下:

NingShooting

天不作美,下起雨来,我们的打靶行只好提前收兵。回来的路上和松聊了一些他的公司,事业,常回国出差,孩子的教育培养等等,可惜要聊的话太多,路却太短。

从游乐场接了孩子们,回到松家,我们就收拾行李要道别了,晚上要去丹佛的另一个朋友家吃饭。

马上六点了,孩子们还不肯走,和松在他家门口熊抱告别,上车后我们一起挥手,24小时的聚会,感慨三十年后依然如故人的欢欣泪花,被我独自收藏了。

顺便提一句,松很低调,尽管他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晚上7点钟,到了朋友老陈在丹佛的豪宅:

ChenHouse

老陈家后院的夕阳西下:

Sunset

十年后的重逢:

TaoChen2013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七曰星期曰一早, 我们一家乘飞机离开丹佛回到德州, 别了丹佛! 我们会再来的!

(全文完)

承宁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曰写于糖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