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0

寄给天堂的第三封信

                                                                                           寄给天堂的第三封信                       亲爱的凌, 本来不想提笔写这封信了,觉得它太沉重,重得无法寄到天堂。可是不写,积在我心里,压得我胸闷,闷得难以喘息。我知道你比我坚强,以前是,现在依然是。 八月十七日你的先生于东海杀人一案正式在Brazoria county 法庭开庭受审。于被德州检察官指控一级杀人罪。我和其他几个朋友到庭旁听。你哥哥一家也从上海赶来了。 法庭不大,只有四排旁听席,最多容下四、五十人。法官 Robert M. 坐在左前方,右边原告席上坐着两位检察官,其中一位是 Karri H. 。左边中间是被告,被告的律师Stanley M. 和Keith A. 坐在被告两侧。按惯例,旁听者也分左右坐,被害方的朋友坐在检察官后面,被告的朋友坐在被告的一侧。到场的几位中国人都坐在检察官后面。 陪审团十二人坐在右前方,和法官遥对。陪审团五女七男,是八月十六日选出的。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于东海是去年九月十九日,案发前两个星期。当被告从侧门被警察带入时,我仔细打量着他:穿着一身深色西装,白衬衫,深色的领带,剃得很短的平头,看上去非常正常,人比以前长胖了点。或许牢房里整日无所事事,待遇还不错。 一开庭于东海只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却完全震撼了我:”I plead not guilty by insanity.”  (“我申辩无罪,理由是精神病。“)他说的声音响亮,字字清楚,听上去的感觉是理直气壮。我当时就觉得惊愕,发冷,他这么可以这样说呢?他这么可以用这样的语气说呢?毕竟,他夺走了你的生命啊! 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各自向陪审团陈述开场白。检察官Karri的开场白有两点引起我的高度注意:第一,被告得过抑郁症,而且有很多年了。但他的病症是否严重到在案发时分不清对和错呢?第二,被告砍了他妻子二十四刀!以前我只听说十几刀,已经承受不了了,二十四刀啊!辩护律师Keith的开场白强调: 被告的精神病是如此得严重以致于案发时他不知道他做的事情是错的。 接下来检察官开始召见证人。911的调度员,随后到达案发现场的警察和侦探。放了大量的现场照片,录像和录音。我此时才知道美国警车上都有内装录像和录音机。录像机的镜头直对警车的正前方,若警车不动,视屏就不变。录音设备是跟着警察的,凡是警察说的,听到的都被录下音来。检察官在证人作证时还出示了许多物证,其中包括电话记录和商店收据等。 这是去年案发当日的情景: 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         星期一 08:00 你打电话给你所就职的公司 08:02 你所就职的公司打电话给你  08:50 你第一次给医生Dr. Gan打电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Health and wellness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