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我的女友们

                                                                我的女友们                                                                                             3/8/2011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在这里祝我的所有的女友们节日快乐。 不知在什么时候读过一篇杂文,女人可以没有老公,但不可以没有知心的女友。当时觉得不以为然,现在想想不无道理。倒不是对老公有何不满。 来美近二十年了,周围的朋友大多是在美国以后认识的,也有个别例外。女友W是和我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后来到美国,读博士,成家,生子。我没有姐妹,小时候就喜欢去W家玩,和W的父母,妹妹也混得很熟。W很聪颖,坚韧,她在美国西海岸,我在美国南部,彼此常联系。仍记得前年我单溜回国,她陪我从香港到深圳,从广州到合肥,我俩形影不离,亲如姐妹。 女友Y是我刚到美国就认识了,转眼已是十八年了。Y是东北人,性格直爽。十八年的风风雨雨,大家都经历了许多,一度中断了联系,我曾在网站上登寻人启事,Y读到后大笑不已。PhD 加PE 的她,嫁了老美,在西北部带着两个可爱的混血儿子,做全职太太,过着较平静的生活。前年暑假我一人飞去看她,虽然只有周末短短几天,怎能忘记她身怀老二,步履蹒跚的样子,我们一起在公园漫步,买菜烧饭,同床共枕,聊至深夜。。。Y的老公还开车带我们去赌场试试手气。 十几年前在休大读书时,认识了不少学姐学妹。G就是其中一位同窗共读的好友。毕业后我们都在休市电脑行业就职,经常一起讨论工作,家庭和前途。虽住在同一城市,但平时都要上班,周末忙于家务,见面长聊并不易。倒是电话粥煲起来经常一两个小时。有时也见面,偶尔在我家聊得太晚,索性就和我并肩而卧。记得有一次G带来两片面膜,我俩各自敷在脸上,深更半夜戴着面具在聊天,颇为滑稽,记忆犹新。 我认识另外一小圈的太太们,先生们都是在美国读书的同学,除了大家轮流做东在家开派对外,几位太太还时常一起找个雅静的餐馆吃午饭,或喝下午茶,可以谈谈闺房话,相夫教子,婆媳翁婿,理想现实,怎样进行自我心理调节。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有时想不通,想不开的难题,七嘴八舌就有办法了,即使解决不了问题,心里也舒畅许多。我们都是冯凌的生前好友,自从冯凌离世后,太太们聚得比以往频繁了,我因为上班远,参加的次数少一些,以后要尽量多参加。 以前工作过的女同事中,还有不少大家都有联系。十几年前在SCI公司一起工作过的几位好友,虽然年纪相差不少,性格迥异,但每每相逢总是谈笑风生,有国标舞高脚,诗人,京剧爱好者,摄影高手。我总能从她们的淡定,坚强和乐观中汲取生活的养分。还有亲爱的Liping,最近你的病情有所反复,一定要加油,把可恶的癌细胞彻底赶走。 在糖厂工作了八年,和S同组共事。S很聪明,做事细心认真,和她相处很愉快。S的儿子Bobby,我也算看着长大的。S的话题经常是围着Bobby转,不,更准确地说,S的生活是围着儿子转。Bobby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孩子。参加美国数学(MathCount )竞赛因成绩卓越,初中三年三次被邀做客白宫,受过布什和奥巴马两任美国总统的接见。Bobby不仅是全美数学竞赛个人冠军,现在上高中后还带领美国队击败俄国,英国和中国队,取得罗马尼亚国际数学竞赛团体冠军。能培养出这么杰出的儿子,我的好友付出许多,S不是“虎妈”,但胜过“虎妈”。S可是名副其实的“星妈”了。也许我该鼓励S写本“通向奥数冠军之路”一书呢! 离开糖厂,在DYN又结识了新友。还有多年来在舞蹈学校,中文学校,美术学校,钢琴学校等等场所认识的妈妈们,还有好邻居H在我老公回国的两个星期里,每天早上帮我接孩子送到学校上学。。。 我的脑海里在放电影,我知道我不可能写出电影里的所有角色和场景,只要你读到这篇文章,你就在这部电影里,就在我的祝福中。 其实在这个高速运转的社会里,大家都很忙。不论在生意场上周旋,还是在官场上沉浮,抑或在学术界拼搏,公司里打工,人人都有很大压力。没有的要得到,得到的怕失去,失去的又追悔。。。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相遇相知都是缘,即使再忙也千万别忘了和女友们联络,叙旧话新。 后记:这篇小文原本是三八节时想写的,送给女友们。可惜那天只开了头,就一直被琐事缠身,几次想放弃又不能,还是写出来以聊吾心,以慰吾友。。。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Health and wellness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