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0

Life

The message below was sent out a year ago. I didn’t have a blog then, one of my friends encouraged me to start a blog. So many events happened between now and then, and it’s been a rough ride, he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寄给天堂的第二封信

                                  寄给天堂的第二封信                                          4/4/2010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亲爱的凌,明天就是清明节了。若是在中国一定有许多亲朋好友在清明时节扫墓,祭奠。昨晚我们这帮朋友们又在一起聚会,大家相约今晨来看你。   星期天早上起来,天虽无雨,却很阴霾。老天也像是心事重重,欲哭无泪。四月初的Houston已经进入初夏。   九点半左右,五家人分开五辆车陆续抵达墓地。本以为我们来得不算晚,但今日的墓地里已有不少探望者,我想或许是这里葬的亚裔人居多,献花,献贡品的络绎不绝,还有一家人披麻戴孝。。。给偌大的陵园增添了温馨和暖意。   我们几家人来到你的墓前,像以往一样,向你鞠躬,擦拭墓碑,换上鲜花。太太们的眼圈都湿了。大家又一次回忆起你,回忆事发第二天的震惊,困惑和悲恸。。。我们围在你面前聊着,一只小飞虫一直转来转去,还一度停在李先生和张太太的衣衫上,挥之不去,说不定是灵虫,是你的耳和目呢?   李太太说,记得那次在她家聚会,你到得最早,李太太忙了一天,正在吹头发,让你先坐会儿,你却笑盈盈地说:“我喜欢看别人吹头。你吹吧,我看着你吹,好吗?” 现在李太太每次拿起吹风机,耳边就想起你的话语,面前就浮现你的笑容,凌,你没走,是吗? 你太眷念人间的一切,对吧?   我们的话题又转到你儿子身上。你知道吗? 他已于今年三月八日受洗了,我看过他受洗的录像,很高兴的样子,像把重负交给了主。我们真心希望他能轻松愉快地长大,虽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了,育才中学的校友们正在筹划长期帮助你儿子的一个计划,先透点风给你,等具体落实了再详细告诉你。   还有一件事是我们不愿面对,不想面对,却不得不面对的心结: 你生前的先生,现在还在狱中待审的先生。在你过世前,我们是你们一家人的朋友。在你被他杀害,猝然离世后,每次提起他,我们这帮朋友们之间就有争议和分歧。“原谅”,“不原谅”,“探监”,“不探监”,“饶恕”,“不饶恕” 困扰着每一个人,人间的凡心总是难以超俗,杂陈的情愫又怎能轻易释怀? 凌,你能告诉我们一个答案吗? 如果你不能,谁又能呢?   也许生活真的就没有答案,等到走过来了,回头看那一路上的或直或歪的脚印,就是最真切的却未必是最好的答案。   凌,我们大家和你合了影,你仍然那样美丽,一如那绽放的黄玫瑰。   别了,凌。让轻柔的东风的手,牵着天堂里的你,魂归故里。     “借问东风何处去,牵上冯凌归故里。”     承宁   二O一O年四月四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