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0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亲爱的冯凌:   今天是星期天,但我相信天使们一定会把这封信送给你,一定的。   你知道吗?今天是中国的元宵节,中国人喜欢吃酒酿汤圆,团团圆圆的过日子。我想起了你,其实何曾忘记呢?   最近休士顿的天气不是下雨就是阴冷,可是今晨的天气特别地好,六十度,春风拂面,晴空万里,正是探望你的好日子。   我和先生来到你的墓前,座落在繁华的Westheimer路边。上午扫墓的人不多,这里竟是出奇地安静。真是一块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来之前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但一见到你的名字和生辰刻在冰冷的大理石上,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墓碑上只有一行字,是你儿子写的: Mom, I love you forever.   先生和我把你的墓碑打扫干净,换上鲜花,你一直是爱干净爱花的人。向你鞠躬后,我蹲下身来,轻轻地和你说话。我知道你听得见的,一定的。   凌,我们来看你了,你知道吗? 你走后,大家都很想你,给你编了纪念册。你的生前好友,老师,同学,同事和教会的姐妹兄弟们都写了文章怀念你。我今天先把育才中学凌老师和陈继军的文章读给你听。。。   读完这两篇文章,我已经涕不成声。站起身来,仰望蓝天,仿佛看见你的笑脸。我接着把我的悼诗也献给了你。凌,以后我每次来,会继续读给你听,直到把纪念册读完,好吗?   前两周这帮朋友们在我家聚会,庆祝虎年春节,我们邀请了你儿子。这是你走后他第一次回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他和小伙伴们玩得很开心。我们很高兴见到他,尤其是看见他的笑容。凌,请放心,我们会注视着他的成长,关心他,爱护他。。。   我们这帮朋友们都很好,还是经常聚餐。每次聚会都想念你,每次提起你,都免不了心痛。对了,去年底我回国在上海拜见了你父亲和哥哥,他们都很坚强,你父亲正渐渐地从悲恸中走出来。吴家回上海过春节了,一定也会去拜望你父亲,把我们大家最诚挚的问候带给老人家。   还有一件小事想告诉你,今年一月底我终于下决心做了Eye Lasik 手术。我的医生就是你推荐的,给你做Lasik的那位医生。在我的电子邮箱里,我收到的你的最后一封邮件是二OO九年九月三十号,在你走前五天,你仔仔细细地告诉我你的手术情况,你的医生的联系方式,手术前的注意事项。。。万万想不到那竟是你给我的绝笔。你知道吗? 是你的离去让我下定决心做了Lasik 手术, 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同一个医生,同一张手术台,我以一种最奇特的方式来纪念你。。。   凌,你走了,有时我仍然不肯相信。我现在只有隔着大理石和你说话。你在里面,我在外面。你的心在外面,我的情在里面。我抚摸着大理石,她竟然不再冰冷,有了丝丝暖意。也许是阳光的普照,也许是友情的感化。。。   先生示意我该离开了,望着碑前绽放的黄玫瑰,我清唱了“黄玫瑰“给你听,那首凄美哀伤的“黄玫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一封公开的情书

情人节又至,翻阅十几年前的信笺, 真是很遥远的事了, 诚如信中所述。细细读完,不觉泪流满面。当年人各一方,思君之苦,盼君团聚,跃然纸上。今朝回首往事,所幸你还陪伴在我身边。。。仅以此封公开的情书献给你,作为情人节的礼物。   一封公开的情书                                            一九九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邦群: 上封信想必你已收到,今日提笔谢你的生日贺卡。又要长一岁,内心里却不太情愿,真想年轻永驻!不知道你二十三岁时在干吗?在那个山沟沟里准备考研究生?你是不是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了?将来有一天,我也会觉得今天是很遥远的,但愿那时,你会陪伴在我身边。让我坚信,我得到的要比我失去的宝贵的多。 这几天在省博物馆工作得很开心。六月十日到轻工厅报到后,十七日才上班,这期间在家熟悉熟悉解说词,十八日开幕,十九日开展,轻工厅只是整个“七五成就展”的一个分馆而已,解说起来也满轻闲。实际上别人不问我们也懒得说,坐在那聊天。每天只上半天班,倒早中班,要轻松到二十七日闭馆(其实对于工作的事,我从没有紧张过。)我的同事中有一位和你同龄,也是想出去一直未嫁,护照拿了一年多了,不知为何迟迟不去签证。望着这位老大姐,我是既敬佩又叹息!一个女孩子熬到这个地步太不容易。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和执着的精神,恐怕难以做到。我一向佩服那些专注的人。因为这可能正是我所缺少的。我正在努力实现“自己佩服自己”。你瞧,这张“合影照”挺让人服气的,不知你眼光怎样?能端详出几分苗头?总之,我很满意。用它作为“准结婚照”你意下如何?对了,上封信中提的事你还没回音,在得到“指示”前,我暂时先不管它。 收到你自N.Y.来的第一封信后到你家去过,你父母得知你的近况后较为放心了。还有哇,我爸妈的态度渐渐阴转多云了,功臣当然是我,我不断地向他们灌输一些你的消息,软语劝诱,女儿的话总归还是要听得啰!谁叫我“胳膊肘子往外拐”呢? 前一阵子到安老师家去了一趟,安老师及师母对你很关心。他们让我转达对你的问候,安老师特别嘱咐你要克服困难,奋斗进取。想必你一定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自从今年年初准备考托以来,我已经难得写日记了。如今提笔写信就如往日写日记一样,情之所至,笔之所至,有时难免絮絮叨叨,恨不能把我身边的一切呈现在你眼前。当然,我也很想知道你那的情景,比如说你的生活环境呀,饮食起居呀,中午可午睡呀,交没交新朋友呀,还有你觉得生活在异乡,有没有精神负担,心理承受力如何?我希望通过你的体会能使我早作准备,缩短差距。如果有什么苦衷尽管告诉我,你会觉得轻松点。你要记住: 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 好了,暂此搁笔,否则又要“千言万语”了。 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 1 Comment

Menu

The Chinese (Lunar) New Year  beginning February 14, 2010 will be the Year of the Tiger.       This is a private party, invitation only. Thanks for the compliment dishes from our dear guests.               Tao’s Garden   CHINESE NE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