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海工业大学工贸88班 王海松

初认识冯凌是在上海工业大学(后来合并为上海大学了)管理学院的学生会里,她是工业会计系的,88届,和我是同届。当时学生会主席是我班的浦一真,冯凌是副主席。记得冯是文艺委员,90年圣诞节的唱歌和舞会活动,她负责组织的,当时的学生舞会是个热点,总有200到300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可以交朋友,冯性格活泼,人也长得漂亮,很有人缘的。
91年暑假,管理学院团委组织夏令营,团委书记朱勤皓带队,赴江西分宜考察,冯也参加的,江西当地久旱,我们去了适逢大雨,接待我们的县政府戏称上海来了贵人,之后去了龙虎山和三清山,随着时间的推移,风景慢慢淡化了,但大学流行的“大怪路子”我们是乐此不彼,冯是打牌好手,最后留到十张以内时,总是路子比较清晰。记得回沪后,还专门约了到朱勤皓家继续打牌,朱现在听闻是哪个区的副书记了。也去过冯在长桥的家里,聚餐打牌,6个人是我、沈剑、荣幸、俞健、浦一真、冯凌了,正好一桌,学生时代的生活是单纯简单的,一点点的娱乐就十分开心满足了。
大学毕业冯是到第一百货的市百一店工作,刚去的大学生分配站柜台,那时我是五年制的,还在读书,约了没毕业的学生同仁去看她,冯感概社会工作和学校生活完全不一样。且第一年站柜台,接触的是营业员和社会各流,感觉打交道的人员层次素质和大学理想有差异。记得晚餐是到一百附近唱KTV的。后来冯结婚了,我们一行去参加婚礼,丈夫是留日的于东海,在日本的大公司工作,高高的个子,温文尔雅,都觉得冯嫁得好,时间不长冯也去了日本,之后丈夫于先去了美国,当时蛮多上海人是先去日本工作,再转战美国的,冯怀孕期间,又一个人去了美国休斯敦,生了美国宝宝,听说生完孩子后冯在一家公司做财务,是老本行了,我们的感觉是冯工作生活步伐都踩准了。
2008年冯在美国有了绿卡,暑假回沪探亲,联系到了沈剑,有十多年没见面了,再见面时每位同学都是成家有子女了,在沪的同学孩子都差不多大,冯的孩子稍微大些,打牌的六位浦一真嫁了老外,不在沪了,就约了五个家庭去乌镇的东栅西栅玩,三五十五个人,这是继江西分宜之后的一次比较全的,只不过人数翻了三倍。对于东海的感觉是礼貌而体贴的,大家约2010世博会在上海再聚聚,冯也说每年暑假要让孩子回沪学学中文。
之后一段时间听沈剑说和冯的联系邮件都是有去无回,我的第一感觉是可能不经常联络,邮箱更换了吧,沈是比较执着的人,直到通过海外软件,查看到了冯的新闻,当晚电话给我时,我是十分震惊而难以想象的。又到10月份是周年纪念了,我想到了“人生若只如初见”,清朝纳兰性德的词,当代的安忆如引用作过书名,大学的朋友,若只如当时初见,留下的印象都是美好。读过一些佛学的书,西藏生死书是辅导你对临终的关怀,我相信人的生死轮回,冯的肉体已逝,按轮回的说法,应该又转世了。大学《三味集》之后很少动笔,我们的追忆平淡如水,想得到的比写得出的更丰富,希望冯能感应到,愿她的孩子心灵健康,阿弥陀佛。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