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和魔鬼

                                                                天使魔鬼
 
                                                               天使篇-牛仔画
二〇一二年一月七曰,星期六下午,和往常一样,我送女儿去王鑫生美术学院画画,然后则忙着在隔壁的中国人活动中心(CCC)兵乓球俱乐部和球友们切磋球艺。中途还开了个小差, 陪球友参加了擦边球俱乐部李教练的新年聚餐及生曰派对。
 
等我玩了一圈六点钟回到美术学院,宋老师和家长都向我祝贺,弄得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女儿走过来说:"妈妈,今天是休士顿Rodeo美术比赛福遍学区评选揭晓。""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妈妈,她们说我得了初中组Best Of Show”. “你得了第一名?!太棒了!恭喜恭喜!"我给了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天晚上我是一路高歌开着车带女儿回家的。
 
女儿一到家就和她爸爸谈起橄榄球,Houston的Texans居然在新Quarterback TJ Yates带领下,战胜Cincinnati的Bengals队, 进入Playoff 第二轮。 父女俩谈得很兴奋,还是我提醒女儿告诉爸爸Rodeo得奖的事。老公听后喜笑颜开,说是好事成双,拿出酒杯来祝贺。
 
                                                 天使篇-美南国际电视采访
一月二十八曰,宋老师说美南国际电视台55.5频道要采访王鑫生美术学院和几位学生,希望我女儿可以参加,时间选在二月一曰星期三晚上八点。另外要我们准备一张介绍女儿的光盘,包括她自己的简历和一些得奖的作品。采访现场还要对学生们的油画进行拍卖。
 
女儿对上电视根本不感兴趣,还问我可不可以不去。我知道她会胆怯,又怕中文说不好,就拚命给她打气:上电视不只是你一个人,还有老师和别的同学,不用怕,只当是锻炼自己。另外,我熬了两个晚上把她的资料整理成Powerpoint, 打算交给节目主持人,还对一些可能提问的问题,准备了答案,教她怎样用中文回答。

结果那天在电视台女儿开始有些紧张,后来表现还不错。我也借此机会窥视演播室现场,开开眼。
 
                                                 天使篇-全美初高中美术大赛
一月三十一日深夜,我正准备关闭电脑,忽然想起今日全美初高中美术大赛南赛区评选揭晓。赶紧上网查看获奖名单,女儿交了两幅作品,两幅都得了金钥匙奖!其中油画"春天的旋律"还在所有的金钥匙奖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美国视野奖提名(American Visions Nominee)”!

我激动地忍不住跳起来,大喊大叫女儿和老公的名字,虽然已过凌辰,两人都没睡,都在各自的电脑上。听见我的叫声,以为出了什么事。当女儿得知原委后一边微笑一边搂住我,”Mommy, calm down!”  我怎么能“康姆当”呢!很佩服女儿的淡定和谦逊,不骄不躁,不躺在成绩上,永远看见更远的前方,真是好品德。而我呢,总是一女障目,不见众生。
 
由于是第一次参赛,我也不太清楚美国视野奖是什么,赶紧上网查询。全美分四大赛区,每个赛区只有五个获金钥匙奖作品被评为美国视野奖提名。我们所在的南赛区包括美国东南部的十几个州,共有一千多幅作品被评为金钥匙奖、银钥匙奖和优秀奖。所有的金钥匙奖作品自动进入全美总决赛。所有的视野奖提名作品将角逐全美视野奖,结果将于三月十五曰揭晓。
 
不论全美总决赛结果如何,我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了。女儿师从王鑫生老师正好两年,这两年的进步是飞跃式的,有目共睹,有奖作证!这和老师的精心指导和女儿的勤奋努力是紧密相连的。
                                                   天使篇-好女儿
女儿不仅画画好,在QVMS GT Academy 中学三年成绩优异,全A学生,年年是校学生会干部,还是”全美初中荣誉社团( National Junior Honor Society)”成员,周末忙里偷闲在华盛中文学校儿童绘画班做义工。
 
女儿从小到大,做事认真、仔细、有条理,是个完美主义者。她很独立,让我很少操心。
感谢上天赐给了我一个天使般的女儿。

                                                    魔鬼篇-手机响起
二〇一二年一月份刚开学的第二个星期,我正在公司里上班,手机响了,一看电话号码,脑袋嗡了一下,是儿子所在的小学打来的。通常不是护士就是校长, 没有好消息。
 
去年放寒假前接的电话就是校长打的,儿子在学校食堂吃午饭期间和同学发生争吵,后来他竟出手打人,要知道儿子现在是跆拳道黑段二级了,他的拳脚我是领教过,还好没有伤到对方。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作为校方的惩戒,儿子的课外活动时间变成了在校长室里面壁思过。
 
手机还在响,硬着头皮接起电话,是学校教务长(conselor),代表校长打电话给我,通知我儿子在学校犯了错误,叫黑人同学N…一词,黑人孩子觉得受了污辱,回家告诉了家长,家长告到了学校。我想这件事比较严重,弄不好牵涉到种族歧视,从未听儿子说过这个N词,不知他从哪学的。

教务长在电话里说也许我儿子并不明白N词的严重性,她已经跟他解释了,并希望家长配合,杜绝这种事件再发生。 另外学校已让儿子对那位同学道歉了。我向教务长再次表示歉意并保证下不为例。
 
下午接了儿子问询事情经过,他总是振振有词,好象都是别人不对。他说那位同学是五年级的,比他高一年级,占了儿子的位子,儿子叫他让开,他非但不让,还推搡儿子,儿子这次没出拳,但叫了他N词。N词是儿子在学校上社会学课学的,老师并没有说明来龙去脉,儿子说他也不知道这词对黑人的污辱性,否则不会用的。
 
不管如何,要他保证以后不再说N词,并惩他一周不能在电脑上打游戏。
 
                                                       魔鬼篇-安全值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天后,在每晚例行的检查作业中,发现一张学校安全值勤班(Safety Patrol)给儿子的记过处分单 (Final Demerit Notice)。
 
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可以申请做安全值勤生,上学前和放学后穿上制服带协助老师在学校的各个出入口看护学生进出。儿子去年就申请加入了,做得还不错。
 
没料到一月份就拿了记过单,记过单上写明儿子在学校不守纪律,不懂礼貌,不做好表率,值勤迟到而且无故缺勤,已经记了五次过,这是最后警告,再犯任何一次错误就要被安全值勤班开除了。
 
我看了目瞪口呆,从没听说被安全值勤班开除一事,又是和儿子一场唇枪舌战,儿子声称他没有收到上星期值勤的通知,学校广播通知也没听到,种种理由。。。无论什么借口,记过单摆在面前,要他写保证书,保证这学期结束前好好表现,若被开除,后果自负。我给学校老师写电子邮件,解释原由、道歉并了解事情经过。果然听到的故事和儿子的版本不同。
 
                                                         魔鬼篇-竞赛风波
一月二十一日,儿子第一次随学校的数学竞赛队参加TMSCA 比赛。星期六早晨六点就起床了,六点半赶到学校集合,这也是校队第一次参加TMSCA竞赛。作为队妈,我一点也不敢怠慢,点齐队伍后,大家相跟着开往距糖城一小时之外的Spring.

长话短说,比赛开始还进行地很顺利。孩子们表现也不错。他们是第一次,我也一样。趁机多了解一下TMSCA。TMSCA是"德州数学和科学教练协会",是Texas Math & Science Coaches Association 的简称,是组织"大学校际联赛(University Interscholastic League)” 在德州高中和初中的比赛,有时也扩展到小学。
 
TMSCA多靠家长做义工改考卷,对着标准答案改,倒也不难。因为今天要等比赛结果出来后才能走,所以我也加入了评卷队伍里。谁知等到最后科学类考完后,看到儿子和另一同学的考卷,被监考官用红笔写上取消比赛资格(Disqualify)。原因是在考场内他俩互相说话,还在考卷上乱画,秀给对方看。我一看就急了,走出阅卷室,找到正在玩的儿子,他说最后一门科学考试,很多不会做,闲着无聊,便和同学说话涂鸦,可是内容跟考试一点关系也没有。另一位家长试图和主考官交涉,也没有成功。我想就算吸取教训吧!又回去接着改卷子,已经十二点多了,早改完早回家吧!

等我再出来,看见儿子的同学在哭,忙问别的家长怎么回事,原来两个人为抢手机打游戏竟出手打了起来。看着儿子坐在一边若无其事地玩别人的游戏,真是让我火冒三丈。碍于公共场所,不便发作,回家再算帐!
 
算帐的次数多了,儿子就指责我太刻薄(mean), 怎么当妈的。有时竟威胁我说他活得太痛苦了,他想出一个一了百了的办法: 自杀,结束生命。把我吓个半死,只好又哄他。
 
一个九岁的儿子,像个小魔鬼,时常整得我心烦意乱,焦头烂额。
 
                                                        魔鬼篇-难得可爱
 当然魔鬼也有可爱的一面。当儿子拽着我的衣袖,甜甜地叫我亲妈咪,好妈咪时,我就知道他又有求于我了。
 
小魔鬼爱吃牛排猪排,每次狼吞虎咽时,还不忘挑小小的一片送到我嘴里,叮咛我:妈咪,我长大了要煎牛排给你吃,你得活着哟!我重重地点头:妈咪一定活着,活到一百岁!

为儿子参加数学竞赛,我花了两个晚上研究怎样用HP33s科学计算器。然后又花了三个晚上教会了儿子,儿子在这项竞赛中得了四年级组第十五名,比赛是前十名有奖。回家后,我鼓励儿子说:第一次参赛很不错了,以后再加油,多做题,争取二月底的比赛能进入前十名!
儿子看着我,满脸认真地说:“ 妈咪,我会好好学,让你为我骄傲!”
我搂着小魔鬼,在他脸蛋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妈咪相信你,会让我为你骄傲的。"
 
                                                       天使魔鬼
 
上天赐给了我一个天使女儿,却又赐给了我一个魔鬼儿子。真是公平合理。
 
我以前的如意算盘是让天使当医生,魔鬼作律师。可是女儿对昆虫动物不太感兴趣, 更惧怕解剖。儿子倒适得其反。看来我要盘算意如,让天使当律师,魔鬼作医生。呵呵!
 
无论是天使还是魔鬼,我都会尽我所爱,竭我所能,把他们引进人间金光大道!
 
天使和魔鬼的妈妈
二〇一二年二月九曰写于糖城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天使和魔鬼

  1. 李荫泉 says:

    拜读了,谢谢分享。羡慕你既有天使又有魔鬼陪伴,生活多丰富多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