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之恋

鸣谢: 非常感谢好友Susan帮我把手稿打成这篇文章,谢谢!

乒乓球之恋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日下午四时,在休斯顿中华文化服务中心(Chinese Community Center), 北京大学休斯顿校友会举办的“首届万青杯2011 乒乓球联谊赛”,正式拉开帷幕。这次联谊赛诚邀北大校友及其家属和朋友一起参加,本着“拿起球拍,都是赢家,重在参与,人人有奖”的宗旨,丰富业余生活,以球会友,健身强体。

几个星期前,我注意到张贴在中国人乒乓球俱乐部的广告,和北大著名书法家黄先生聊天时,他鼓励我报名参赛,就算是北大的朋友吧。

报名以后,女儿对我说:”Mommy, are you serious? You’re crazy, but I love my crazy mom!”女儿边说边给我一个拥抱,以示支持。

报名时,北大活动主办者询问参赛者的球龄和打球水平,以便进行男女分组和预定各组种子选手,这不禁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童年时代。

最初学打乒乓球是五、六岁上学前,爸爸算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打的不错,培养了我的兴趣。上小学一年级时,教我们体育课的小章老师很喜欢打乒乓球,除了上规定的体育课内容外,他总是教一些乒乓球基本功。后来,把几个小朋友组成了一支乒乓球队,早晨上课前和下午放学后进行训练,我也是其中之一。三十几年前的体育设施很简陋,学校只有一张正规的乒乓球桌,还锁在体育室里,一般人不能用。平时训练都在室外,在水泥砌的乒乓球桌上打,那时的球拍大多是光板的,若有一层薄薄的红色或黑色的正反胶,那是上品。

还记得水泥台子砌的大大小小,不是标准规则,好在水泥球台也比正规乒乓球台矮,所以倒适合小朋友们练习,我当时觉得好玩,混夹其中,训练也是时断时续。等我们到三、四年级时,小章老师开始带我们出门参加比赛,大部分成绩不佳,记得最好的一次是拿过合肥市小学团体前四名。小章老师非常开心,可惜不久以后,他就调离了我的小学,他一手组建培养的这支小乒乓球队就逐渐解散了。

初中和高中都忙于学习,乒乓球拍也就受到冷落,再次拿起球拍是在大学三年级,体育课的选修课有乒乓球,我毫不犹豫地恋起了球拍,教我们的陆老师是国家级羽毛球的裁判,乒乓球却打得很棒,大学里的体育馆就相当正规了,大家的水平也很不错,每周的乒乓球课是我的最爱,因为打球也结识了一些不同系的学友们,那些青葱岁月啊。。。。。。

后来到了美国后,忙于打工、读书。一九九七年初,在休斯顿大学快毕业时,适逢休大举办大学生乒乓球赛,不禁又勾起了我的球瘾,和几个中国学生们一起报名参加,好在参赛的女生并不多,水平也是参差不齐,我轻而易举地就拿了休大女子单打冠军。在忙着写计算机毕业论文的时候,又代表休大到奥斯汀市参加全美大学生乒乓球联赛西南赛区比赛(Association of College Unions-International (ACUI) College Bowl),意外地摘得女子单打银牌和女子双打金牌的好成绩。

休大毕业后,上班、安家、育女生儿,再次挂拍。偶尔也恋起小小乒乓球,它的魔力仍然潜藏在意想不到之处。朋友Becky家以前有台发球机,发球机可以连续打球,发球的角度、快慢和旋转都可以设置,Becky总是笑我,一进她家的门,第一件事就是和发球机一阵对打、猛打。一般来说,十几分钟我就向发球机“告饶”了。

真的回到乒乓球原来的水平并有所提高,是我女儿转到王鑫生老师那里学油画,画室的隔壁就是中国人乒乓球俱乐部,俱乐部里的高手很多,起初我只是坐在一边看,后来就忍不住挥起球拍,至少也是锻炼身体嘛。

俱乐部里男士居多,只有一两名女生,所以我每次就和男士打球,基本上我是谁也赢不了,但是大家都还比较友善,有的还主动教我几招。刚开始打完四个小时,人都快趴下了,毕竟人到中年,体力不够。后来打了几个月以后,居然不觉得累了,出一身香汗,回家洗个澡,爽快无比。

“现在,我宣布北大首届万青杯2011乒乓球联谊赛正式开始!” 主持人的一席话,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比赛场上,今天男子组32人,女子组16人,四人一组打小组循环赛,每组前两名进入下一轮。第二轮男子组16人,女子组8人进入淘汰赛,直至决出冠亚军。

我的运动员编号是甲2,甲组二号种子选手,和我一组的甲1是唐姐,我的安徽老乡,我们属于同一个乒乓球俱乐部。她在休市业余女选手中颇有名气,我肯定打不过她,只希望击败另两个对手,进入下一轮,结果有一名选手弃权,所以我们小组只有三个人,第三名选手实力不强,我就以小组第二名顺利进入下一轮。

下一轮,我的对手是丁组的第一名,本以为Lisa会得丁组第一名,我打她会有些难度,没料到Lisa输给了75岁的郑老师,郑老师是丁组第一名。仔细打量郑老师,染着淡紫色的一头卷发,身穿紫色运动衣,哪里像七十几岁,分明才 六十出头嘛!她打球沉稳,失误少,靠搓球把球风火辣急躁的Lisa“搓死了”。听说郑老师每年都参加老年奥运乒乓球赛并获得不少奖牌呢!

我对能否战胜郑老师一点把握也没有,看着七十几岁老人矫健的身手,心里又敬又畏。开战之后,郑老师果然施展“搓球”特长,搓的我心烦意乱,不是下网,就是出界,连连失误,丢了第一局。

三局两胜,又是淘汰赛,我一定要顶住!场外观众,俱乐部高手余先生冲我招手,他成了我的临时教练,口授机密:“你能打过郑老师,你要改变战略,不能随着她的节奏打,即使搓球也要搓在球桌两角,左边右边让她跑,她年纪大了,跑不动。近台远台轮换搓,这样她容易失误,适当时候要起板扣杀,不要手软,别害怕“。

教练的几句话,令我茅塞顿开,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改变战术后,果然奏效,郑老师有点左右两边顾接不暇,失误增多,我也抓住机会,猛力扣球,郑老师防守不错,我们打了一些好球。最后我连着拿下两局,以2:1反败为胜,入围前四名。虽然赢了郑老师,但我还是对她敬佩有加,希望我到了七十几岁,还能打乒乓球,还有她的风采。

余教练,Lisa和几位认识的朋友都向我祝贺,能进入半决赛我已经很高兴了。半决赛打得比较紧张,双方比分咬的很紧,都放不开,想减少失误,我勉强的赢了第一局后,教练和他的朋友又给我出谋划策:“她是横拍,正手较弱,多打她的正手。另外,你的侧旋球发的不错,大胆发,五局三胜,怕什么!” 听了他们的话,心里踏实很多,果然对手吃我发球,加上多次进攻她的正手,结果我以3:0赢了半决赛,闯进了决赛。

唐姐也是一路战胜她的对手,最后我俩又在决赛上碰面,唐姐笑着夸我:“你打的不错呀,我们又碰上了” 。决赛我竭尽全力,还是以0:3输给了唐姐,也是意料之中。得了亚军,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此时,男子单打决赛还在紧张进行,争夺激烈。场上选手挥汗如雨,场下观众呐喊加油,观看一场精彩的比赛真是赏心悦目。最终由任先生和Jason分别夺得男子组冠、亚军。

联谊赛在晚上9点落下了帷幕。告别了球友,心里在想:我为乒乓球洒下过不少汗水,但小小乒乓球却带给我更多的欢乐和美好的回忆!我要努力提高球艺,五十岁以后争取参加老年奥运乒乓球赛。看来,我和乒乓球之恋,要伴随我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全体运动员合影:

All Players

女子组淘汰赛赛事表:

Lady Group Elimination Chart

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储开明侨务组长,北大休斯敦校友会创会会长张巨先生,和校友及赞助者孙冬初为获奖者颁发了奖金和北大纪念品:

Top 8 Lady Players

北大校友、休斯顿著名书法家黄鑫先生亲笔题写了奖状:

Certificate

唐姐和我:女子组冠、亚军

Ning and Rong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ntertainment.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