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亲爱的冯凌:

 

今天是星期天,但我相信天使们一定会把这封信送给你,一定的。

 

你知道吗?今天是中国的元宵节,中国人喜欢吃酒酿汤圆,团团圆圆的过日子。我想起了你,其实何忘记呢?

 

最近休士顿的天气不是下雨就是阴冷,可是今晨的天气特别地好,六十度,春风拂面,晴空万里,正是探望你的好日子。

 

我和先生来到你的墓前,座落在繁华的Westheimer路边。上午扫墓的人不多,这里竟是出奇地安静。真是一块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来之前我告诉自己不要哭,但一见到你的名字和生辰刻在冰冷的大理石上,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墓碑上只有一行字,是你儿子写的: Mom, I love you forever.

 

先生和我把你的墓碑打扫干净,换上鲜花,你一是爱干净爱花的人。向你鞠躬后,我蹲下身来,轻轻地和你说话。我知道你听得见的,一定的。

 

凌,我们来看你了,你知道吗? 你走后,大家都很想你,给你编了纪念册。你的生前好友,老师,同学,同事和教会的姐妹兄弟们都写了文章怀念你。我今天先把育才中学凌老师和陈继军的文章读给你听。。。

 

读完这两篇文章,我已经涕不成声。站起身来,仰望蓝天,仿佛看见你的笑脸。我接着把我的悼诗也献给了你。凌,以后我每次来,会继续读给你听,直到把纪念册读完,好吗?

 

前两周这帮朋友们在我家聚会,庆祝虎年春节,我们邀请了你儿子。这是你走后他第一次回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他和小伙伴们玩得很开心。我们很高兴见到他,尤其是看见他的笑容。凌,请放心,我们会注视着他的成长,关心他,爱护他。。。

 

我们这帮朋友们都很好,还是经常聚。每次聚会都想念你,每次提起你,都免不了心痛。对了,去年底我回国在上海拜见了你父亲和哥哥,他们都很坚强,你父亲正渐渐地从悲恸中走出来。吴家回上海过春节了,一定也会去拜望你父亲,把我们大家最诚挚的问候带给老人家。

 

还有一件小事想告诉你,今年一月底我终于下决心做了Eye Lasik 手术。我的医生就是你推荐的,给你做Lasik的那位医生。在我的电子邮箱里,我收到的你的最后一封邮件是二OO九年九月三十号,在你走前五天,你仔仔细细地告诉我你的手术情况,你的医生的联系方式,手术前的注意事项。。。万万想不到那竟是你给我的绝笔。你知道吗? 是你的离去让我下定决心做了Lasik 手术, 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同一个医生,同一张手术台,我以一种最奇特的方式来纪念你。。。

 

凌,你走了,有时我仍然不肯相信。我现在只有隔着大理石和你说话。你在里面,我在外面。你的心在外面,我的情在里面。我抚摸着大理石,她竟然不再冰冷,有了丝丝暖意。也许是阳光的普照,也许是友情的感化。。。

 

先生示意我该离开了,望着碑前绽放的黄玫瑰,我清唱了“黄玫瑰“给你听,那首凄美哀伤的“黄玫瑰“。

 

别了,凌。我知道天堂的邮局是 One Way 的,我不会收到来自天堂的回信,但我有空还会给你写的。

 

祝天堂里的你元宵节快乐。

 

 

承宁

 

二O一O年二月二十八日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1. Wendy says:

    愿死这安息,生者坚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